胖茄子小说网app安卓手机版

听了陆渊的话,比比东娇躯一顿,眼神又变得复杂起来,她看着陆渊,沉默不语。

“所以,老师,您还是要去见他么?”陆渊问着,眼神紧紧地看着比比东。

“唉!”面对着陆渊的眼神,比比东轻声一叹,她的心里终究还是有着玉小刚的身影啊。

“老师,您忘了我曾经说过的话了吗?他真的不值得你去爱啊,而且您对他的不是爱,而是执念啊,您爱上的只是你自己在心里刻画的影像啊,他本人根本就没有您印象中那般完美。”

“一个人叫他废物,可能是那个人错认了他,但是人人都叫他废物,那肯定是有道理的啊,空穴不来风,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既然被无数人叫废物,那肯定是有理由的。”

“难不成就他一个人对,大陆的人都错了吗?难道就他研究出了所谓的武魂十大核心竞争力,其他人就真的对这些东西一点都不知道吗?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您应该很清楚,他所谓的理论,那些传承悠久的宗门基本上都知道,别的不说,武魂殿中的理论难道不比他玉小刚的理论丰富的多吗?再举个例子,比如说您好了,您懂得的东西,不比玉小刚更多,更高端吗,难道他玉小刚懂得怎么解决双生武魂的难题吗?”

“而且,呵呵,我记得玉小刚的很多理论似乎就是从武魂殿中来的吧。”

“再者您拥有双生武魂,天赋绝顶,又是武魂殿的教皇,高高在上,甚至还接受了神祇考核,日后可以成神,寿元无尽,而那个玉小刚呢?区区一个大魂师而已,你们之间真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堪称云泥之别,老师,我是真的搞不懂,你为何偏偏执着于他呢?”

陆渊口中说着,目光灼灼的看着比比东。

听着陆渊的话,比比东的脸色阴晴不定,如果换个人这么坦坦然然的在她的面前说玉小刚是废物,并且贬低的一无是处的话,她肯定会发火,甚至还有可能让人把他拉下去砍了。

但是眼前的人却是陆渊,是她最亲近的弟子,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极高,甚至于都有些超越了弟子的界限了。

冬季唯美女孩私房落華

而且最关键的是陆渊说的有理有据,她根本无从反驳,别人不知道,她难道还不知道吗,玉小刚那所谓的理论其实也就是个笑话,对于低等级魂师有用,但是对于魂王之上的人,屁用都没有。

而且很多宗门对于魂师理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钻研和见解,要不然那些宗门弟子的魂技为何都是差不多的?

这不就是宗门一代一代试验所得来的最佳的魂技配比吗?

连这些都能搞出来,难道那些最基础的理论,那些大宗门会不知道吗?

他们稍微杰出点的子弟难道又有哪一个不是最佳魂环配比吗?

整个魂师界稍微有些见识的魂师难道有谁不知道最佳魂环配比是什么吗?

难道就玉小刚一个人知道吗?

简直就是个笑话。

所以面对陆渊的质问,比比东当真有些难以回答,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看上玉小刚的?

又喜欢上他哪一点了?

现在的比比东根本就说不出来。

是的,她根本就说不出来。

轻轻一叹,比比东柔声说道:“小渊,你还小,感情的事情你不懂。”

“感情的事情我不懂?”听着比比东的话,陆渊笑了:“老师,您别忘了我可是有四个女朋友的人,我会不懂感情的事吗?”

“在我看来,真正不懂感情的人是您。”

“您当初只不过是在最单纯、最美好、情窦初开的年纪,遇上了一个最错误的男人罢了。”

“您贵为圣女,人人见了你都唯唯诺诺,根本就没有朋友,突然见了一个不会讨好人的呆子,您心里好奇,一来二往的接触之下,就以为自己爱上了他。”

“但其实当时那个人就算不是玉小刚,而是李小刚,王小刚,您也会认为自己爱上了他。”

“而之后您又遭到了迫害,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就愈发的执着这份所谓的爱,但是事实上呢,这只是陷入黑暗的您给自己的一个美好幻象罢了。”

“这是执念,这并不是爱,但凡您年轻的时候多遇到几个男人,您也根本不会爱上玉小刚,他根本也没什么值得您爱的,您当年终究还是见识的太少了,如果当时您有如今的阅历,根本不可能会对玉小刚动心的。。”

“小刚小刚,名字里倒是有个刚字,但事实上呢?他就是个懦夫而已。”

陆渊轻声说着,语气中带着淡淡的不屑。

“老师,您觉得我说的有哪里不对吗?”看着比比东,陆渊一脸严肃的问道。

“这”听到陆渊的话,比比东一时语噎,仔细回想当初与玉小刚相识的情景,当真是和陆渊说的一点不差,自己当时的爱意也的确出现的莫名其妙,如果就当时那个情况,将玉小刚换成另一个人的话,她很有可能也会动心。

想到这里,比比东不由得心中一震,一时间方寸大乱,难道真的就像小渊说的那样,自己和小刚之间并不是真正的爱吗?

她的心里动摇了,不同于前一次,这一次是真的剧烈的动摇了。

看着比比东那变换的脸色,陆渊再次问道:“所以现在老师您还要再次去见玉小刚吗?”

看着陆渊的眼神,比比东坚定的点了点头,尽管心中波涛汹涌,但她还是决定去见玉小刚,顺便可以印证一下小渊说的到底是不是事实。

“好,既然您非要去见,那我就陪您去,但是老师您要和我定一个约定,不然的话,今日我就拦着不让您出门。”陆渊认真地说道。

“什么约定,你说?”比比东说道。

“很简单,如果这次玉小刚来找您只是单纯的为了见您的话,我不仅不再劝您放弃他,还会向他道歉,并且衷心的给你们献上祝福。”

“但是如果他是因为有事才来求您的话,那么从今以后您就要把他给忘了,解脱自己,然后开启新的生活。”

“老师,就这个约定,您敢不敢答应我?”

说着,陆渊目光灼灼的看着比比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