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什么app进入茄子视频

黑暗下。

封青岩伫立在黄泉鬼地上空。

此刻有无穷无尽般的轮回之力,从幽冥尽头的轮回磨盘里涌出来,与一条条的法则锁链交织在一起,渐渐演化出一座神秘的鬼门,与前世的鬼门关并没有什么两样。

轰隆隆——

第一城后鬼雾滚滚,发出阵阵轰隆声。

虽然在很早的时候,周天下早已经没有必要,继续镇守黄泉鬼地。但是,雄伟的第一城里,依旧镇守着一些文人……

还是有一位大贤在坐镇。

因为谁都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恶鬼,从黄泉鬼地里涌出来。

这时继续镇守第一城的文人,听到城后黄泉鬼地传来震动声,立即警惕起来。

“黄泉鬼地有异动!”

一名大儒喝道,立即从第一城里飞身而来,朝黄泉鬼地掠去。

因为曾经万里宽的黄泉鬼地缩小,因而在第一城后,留下了不小的地方……

妩媚性感百变女郎

此刻鬼雾滚滚,散发着神秘气息。

那名大儒并没有贸然闯进去,只是警惕凝视,只是觉得黄泉鬼地更加神秘和诡异了。

他感受到地面在震动……

咻——

一道身影飞射而来,也没有贸然闯进鬼雾。

“拜见乌夫子。”

那名大儒看清来人就赶紧行礼。

来人乃是一名老者,正是儒教的大贤,乌墨,乌夫子。

乌夫子点点头,蹙着眉头打量鬼雾,但是鬼雾在滚滚弥漫,竟然让他难以看得清……

“乌夫子,难道是黄泉鬼地再次缩小了?”

那名大儒沉吟一下道。

“看不清,但有可能。”乌夫子道,沉默了片刻就言,“你守在此地,待老夫入鬼雾中一看。”

“乌夫子,还是小心些。”

大儒提醒道。

“莫须担心,应该没有什么事。”乌墨道,“若是真出事了,青山城隍府不可能不警示……”

青山城隍府数十万阴兵入幽冥,怎么可能瞒得过所有人?

这也算是周天下默许之事。

所以,有青山城隍府挡在前面,乌墨并没有太过担心,不过并没有鲁莽地往前闯去……

此刻乌墨说完,便小心翼翼往鬼雾里走去。

鬼雾墨黑。

几乎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发现有古怪的气息在流转,让他心神有些不宁,似乎鬼雾里隐藏着什么大恐怖般。

这使他心中疑惑不已。

虽然黄泉鬼地一直笼罩着鬼雾,但是没有像现在这般古怪。那让他心神不宁的气息,似乎是今日方出现……

“难道是幽冥出事了?”

乌墨诧异想着。

但是,幽冥里毕竟镇守着数十万阴兵……

随着越接近鬼雾深处,他的心神就越来不宁,似乎有恐怖的死亡在笼罩着他。

这很诡异。

他从浓烈的鬼雾里,感受到恐怖的死亡气息。

这让他心头一骇。

堂堂的儒家大贤,会畏惧死亡?

自然不会。

但是。

不是他内心在畏惧,而是他的灵魂在畏惧。

准确来说,应该是敬畏。

此刻乌墨心中一愣,自己会敬畏鬼雾?那么鬼雾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竟然可让自己的灵魂不得不去敬畏?

在好奇之下,乌墨并没停下来,反而加快速度走进去。

随着他深处,时而鬼雾浓稠如墨。

鬼气森森。

那种灵魂上的敬畏,似乎更浓烈了。

他迟疑一下便就停下脚步,忍不住眯着眼睛看去,隐隐约约看到浓稠的鬼雾里,好像隐藏着一座巨大的石门……

“石门?”

乌墨诧异不已。

曾经的黄泉鬼地上,怎么会有一座石门?

不过,那种令灵魂敬畏的气息,正是从石门上散发出来。此刻,他忍不住往石门走去,想要看清石门是什么东西……

不久后。

他越来越靠近石门。

只见石门浑身墨黑,似乎刻画着一些古老而神秘的符文,在鬼雾里闪烁着阵阵的寒光。

不过在冰冷中,透着几分粗犷,散发着一股荒凉的气息。

“这是什么门?”

乌墨蹙着眉头好奇打量。

他的目光很快就被石门前,立着的十六只面目狰狞恶鬼吸引了。

石门前的十六恶鬼,形态各一,或是血盘大口大张,或是张牙舞爪,或是怒目瞪眼,凶恶而恐怖……

只见它们栩栩如生,犹如活着的一样。

显得无比恐怖。

“这、这是‘诡异’?”

乌墨心头骇然,猛然退了几步。

似乎石门前上的十六恶鬼,不仅仅是“诡异”,还有可能是“禁忌”。但幸好,十六恶鬼只是石像,并不是真的恶鬼,要不然根本无法逃。

呼——

乌墨深深吐了口气。

但是,十六恶鬼只是石像,便散发着超出大贤级别的气息,如何不让他震惊?

他猜测。

石门前的十六恶鬼石像,还真有可能是“禁忌”。

不过,石门前怎么会立着十六禁忌石像?

是谁人所立?

片刻后。

他的目光终于从十六恶鬼石像移开,落在整座石门上。

只见石门始终笼罩着无法驱散的黑暗,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令他的灵魂在微微颤栗……

这,

似乎是一座生死之门!

而在石门之后,则是一片的灰蒙蒙,如同一片混沌般。

什么都看不清。

“这座石门通向哪里?难道是通向幽冥?黄泉鬼地消失了,化为一座石门?”

乌墨暗想着。

见石门并没有什么异动,就控制不住靠上去。

他看到石门上,刻画着古老而神秘的符文,似乎更清晰两分了。但是,那些符文从来没有见过……

很晦涩,很神秘。

“这是什么符文?”

乌墨被石门上的符文吸引了。

他感觉石门上的符文,蕴藏着神秘的力量,似乎与灵魂有关……

但在片刻后。

他猛然被惊吓到一身冷汗,脸色有些发白起来。

因为在石门前,一直背站着一道白衣身影,但白衣身影与石门融为一体般。

他自从看到石门,就没有看到白衣身影……

但是白衣身影却一直在。

一直背对着他站着。

而他却看不见。

这……

真的很诡异。

乌墨真的被吓了一跳,连脸色都发白了。

“石门前一直站着一个人,为何我之前没有注意到?”

乌墨心中有些恐惧想着,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生怕引起白衣人的注意。但是看着看着,他就发现白衣人的背影,似乎有些熟悉……

这,有些像是封圣……

好像真是封圣。

难道真是封圣?

乌墨迟疑起来,盯着白衣背影。

但是,封圣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吓人?

此刻,一直背对站着他的白衣身影,看起来真的很瘆人,似乎是死亡之主般。

主宰着生灵的灵魂。

他的灵魂在畏惧,在颤栗……

“封圣?”

乌墨迟疑再三,还是轻声唤出来。

他觉得,站在石门前的白衣人,就是封圣……

但是白衣人并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应,一直在凝视什么。

这时,乌墨才发现白衣人微微仰着头,似乎在看到石门上的牌匾,好奇之下就顺着看去。

——鬼门关!

只见字大如斗,字字泣血,慑人心神,让人心生恐怖。

“鬼门关……”

乌墨的灵魂猛然颤动起来,似乎遭遇巨大的冲击般,令灵魂都颤栗不已。

他脸上浮现骇然之色,脚下连连退了数步。

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鬼门关”三个字,似乎无法挣脱般。

他脸色再次发白……

白得如纸。

此刻,他整个人犹如丢了魂,呆呆立在那里不动,如同木雕泥塑般。

久久无法回神过来。

当他回神过来时,发现鬼门关早已经消失不见。但是,他的脸色依旧苍白,灵魂依旧在颤栗……

“鬼门关,鬼门关……”

乌墨渐渐恢复过来。

这,乃是死者之门,是灵魂之门,更是阴阳之门。若是将它当成,仅仅是通向幽冥的门户,那就错了……

因为鬼门关与阴阳有关,与轮回有关。

唯有轮回。

方可有鬼门关。

而幽冥有了轮回,不再是曾经的幽冥。

此刻乌墨并不知道,但是却知道鬼门关,并不仅仅是通向幽冥的门户。

它蕴藏着,一股让人说不清的感觉……

可以灵魂颤栗。

似乎见到了鬼门关,便见到了死亡般。

正因为是死亡,他的灵魂才会颤栗,才会畏惧。

清醒过来的乌墨,见到鬼门关消失了,心里略微松了口气。因为,那鬼门关实在太过恐怖,太过诡异了……

还有那十六恶鬼石像。

总感觉不简单。

似乎那就是禁忌!

“那白衣人是不是封圣?”

乌墨思索着,他觉得是封圣,但封圣怎么会与幽冥有关?因为白衣人给他的感觉,那座神秘的鬼门关,便是白衣人一手所建。

他沉默了片刻,继续往鬼雾深处走去。

但是。

鬼门关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浓稠的鬼雾,以及恐怖、阴森的气息。

一个时辰后,他还是没有寻到鬼门关,似乎彻底消失不见了。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失落……

“那人到底是不是封圣呢?”

乌墨还在想着。

不过他却发现,似乎连最后通向幽冥的通道,都没有了。

黄泉鬼地彻底消失了?

“难道是因为鬼门关的缘故,才导致黄泉鬼地彻底消失了?”乌墨从鬼雾里出来,边走边想。

“乌夫子?”

一直守在鬼雾前的大儒,隐约看到有影子从鬼雾里走出,便高声喊了一声。

“是我。”

乌墨回应。

“乌夫子,可是发现什么?”

那大儒迎上两步。

“一座很神秘的石门,名为鬼门关……”

乌墨蹙着眉头道。

“石门?鬼门关?”

大儒有些诧异,问:“这是什么门?有何作用?”

“不知。”乌墨摇摇头,道:“给人的感觉,便是与死亡有关。”

“乌夫子,之前的黄泉鬼地震动,是否与那鬼门关有关?”大儒问,此刻黄泉鬼地恢复了正常。但是,他又觉得哪里有些不正常,似乎是变得更加诡异与神秘了?

似乎头顶上笼罩着死亡……

“应该与鬼门关有关。”乌墨想了想便点头,说:“后来,鬼门关突然消失了,我几乎寻遍了黄泉鬼地,都没有再寻到它。不过,却发现最后的黄泉鬼地,都消失不见了。”

“也就是说,黄泉鬼地彻底没有了?”大儒有些惊喜道,“这对我周天下来说,乃是一件好事,不用再担忧恶鬼来袭。”

“嗯,的确是一件好事。”

乌墨猛然醒悟过来。

但是。

他却有些担忧鬼门关啊。

谁鬼门关到底是什么存在,会不会危害周天下?还有,鬼门关上的白衣人,到底是不是封圣?

“乌夫子是在担心那鬼门关?那鬼门关到底是什么来历?”

大儒看到乌墨满脸忧虑便道。

乌墨点点头。

“还请乌夫子,详细说说鬼门关。”

大儒对鬼门关顿时好奇起来。

乌墨详细说起来。

“这么说,乌夫子还是无法确定,鬼门关上的白衣人,到底是不是封圣?”

大儒闻言后,也有些惊讶。

他见乌夫子蹙着眉头思索,便道:“乌夫子,你说像封圣此般神出鬼没,深不可测的人,我周天下还有几人?”

“除了白衣君,应该没有了。”

乌墨想了想道。

此时,他的眼睛猛然一亮,提起白衣君的名字,他突然觉得鬼门关上的白衣人,似乎正是白衣君……

“白衣君?”

大儒亦愣了一下。

原本他是想说,鬼门关上的白衣人,有可能就是封圣。但是,在乌夫子说出白衣君时,他却更觉得应该是白衣君了。

“不错,白衣君!”

乌墨猛然道。

他越来越肯定,鬼门着的白衣人便是白衣君。

怪不得鬼门关前立着的十六恶鬼石像,犹如散发着“诡异”般恐怖的气息。

似乎又像是“禁忌”般。

这个天下。

只有白衣君方可镇守禁忌!

那么,白衣君在鬼门关前,立十六尊恶鬼石像不算什么。甚至,十六恶鬼石像,有可能就是“禁忌”……

“不错,一定是白衣君!”

乌墨再次道。

“乌夫子确认了?”

大儒有些惊讶,原先还不知道是何人,现在提起白衣君,就确定是白衣君了?

乌墨大概说了一下自己的猜测。

“这说来,还真有可能是白衣君……”大儒点头,毕竟人间只有白衣君,方可镇压禁忌,“既然是白衣君所建鬼门,或许对我周天下,对我人间,并没有什么恶意……”

“希望如此吧。”

乌墨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