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皇视频

顾念念心中慌乱不已。

她就像被做错了事被抓住的小孩一般无助。

其实她去哪里也完全是她的自由啊,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温庭域的面前她就有点理亏的感觉。

“温庭域,我……”顾念念睫毛重重颤抖着。

温庭域看见顾念念这副模样心中越发气郁。

这个女人太不知道教训了,原来在酒吧就被人下药过,昨天又被人下药,结果她还不知道悔改,今晚又跑去酒吧!

温庭域的胸腔几乎要爆炸了。

难道这个女人就这么喜欢被人下药!

温庭域的眸色猛然转厉:“还是顾念念就喜欢被人下药喜欢被人上!”

他几乎是口不择言了。

顾念念的身体一下就僵住了。

她不敢置信看着温庭域,眼神来闪过浓浓的错愕。

白色简单又美好

温庭域,他,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温庭域的眼神越发狠厉:“顾念念,是我一直宠着不上,所以才需要去酒吧这种地方需找慰藉?”

顾念念的指尖颤栗起来。

片刻后她猛然抬起眸子:“温庭域,原来就是这么看我的!”

温庭域眼神冰凉冷厉。

顾念念的羽睫渐渐被沾湿。

她艰难开了口:“好,我告诉,我为什么要去酒吧,因为我的爸爸,他就是们这些上等人口中瞧不起的民工,他天天要顶着炎炎夏日在工地上做事,可我呢,我天天可以在温家过这么好的生活,甚至是喝的牛奶吃的草莓都是空运来的,我不想要我爸爸这么幸苦,我不忍心,如果原来我还可以装作视而不见,可现在我过了这么好的生活如何还能装作视而不见.”

说到这里顾念念近乎哽咽,她强忍着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我不低贱也不下贱,我也想过舒舒服服的生活,我也不想像个小丑一样穿的那么雷人去唱歌跳舞,可我不想让我爸爸那么幸苦,这也有错吗!这也成为侮辱我的理由吗!”

说到这里她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恨意:“温庭域,我讨厌!”

之前,温庭域就误会过自己一次。

那是因为自己无网上购买渔网袜让温庭域误会了。

上次顾念念也是很生气,但却没有像现在这样悲凉难过。

是因为她的心开始被温庭域慢慢占据,所以这个男人的话才让自己如此难受吗?

顾念念狠狠瞪了温庭域一眼,然后就要推车门下去。

车门被锁住了。

她要去按温庭域那边的车锁,把车门打来。

温庭域却直接按住了顾念念的手。

“放手!我要下车!“顾念念的声音抬高。

温庭域没有放手。

他的眸色很深,深得就如同千年古潭一般。

顾念念狠狠吸了口气:“温庭域,我是一个雷人的女人,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一个想要到处勾搭人的女人,这样一个女人留着做什么,放我走!”

她的语气几乎都有些歇斯底里。

温庭域的眼眸闪过一抹沉痛:“念念,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顾念念的眼眸狠狠瞪着温庭域。

“念念。”

“温庭域,我告诉,我生气了,我顾念念生气了,我要开车门下车!”顾念念的声音越来越高。

温庭域还是不放手。

顾念念挣扎着,想要去按车锁。

“我要下车,我要下车!”她的喊声充斥了整个车内。

“念念,冷静些。”

“冷静,我冷静不了!叫我怎么冷静啊,放手!”顾念念狠狠甩了一下,然而温庭域还是牢牢抓住自己的手。

最后顾念念气极了直接狠狠咬住了温庭域的手。

她是真的生气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温庭域吃痛蹙起了俊眉,然而手却还没放开。

顾念念狠狠咬着,温庭域就这么让她咬着,

最后顾念念几乎都绝望了。

她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可温庭域还是不放手。

顾念念猛然松开了温庭域的手臂。

她的眸子落在了温庭域的脸上:“不放对不对?”

温庭域没有说话。

顾念念冷笑,随即往自己的手臂上咬去。

既然咬他没用,那就咬自己的,

眼见顾念念的唇齿深深陷入了她手臂上雪白的肌肤,温庭域猛然松开了手。

顾念念立即去

按车锁。

她没有任何留直接走下了车。

此时温庭域将车开到了空旷的公路,四周没有任何行人和车辆。

月光孤寂地照在地上,一片冷冷清清。

顾念念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一个劲往前走,好像这样快步疾走才能发泄自己的怒气一般。

但她知道,温庭域一直跟在他身后。

无人空旷的公路上,她能清楚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沉稳有力。

顾念念心中气恼,加快了自己的步伐,然而那脚步声却始终在她身后响起。

无论她走得多快,温庭域都能跟上她。

最后顾念念猛然停住了脚步,身后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就此停住。

顾念念回头,看见了温庭域。

月光冷清照在温庭域脸上,给他的俊容添加了一份别样的感觉。

不过此刻顾念念再也没有心思欣赏温庭域的英俊,她简直就恨死了这个男人了。

“别跟着我行不行!走!”顾念念的睫毛颤抖得厉害。

温庭域蹙眉:“念念,认为这么晚我会放心一个人走吗?”

顾念念冷笑:“不是觉得我很饥渴吗,像我这么饥渴的女人有什么不放心的!”

温庭域的眉头蹙得更深了。

“抱歉,念念。”他对顾念念道歉。

顾念念微愣。

她没想到温庭域会和自己道歉。

堂堂的帝国总裁和她这么平凡的小人物道歉。

不过很快她滔天的愤怒就把那点心软掩盖了。

“道歉有用要警察做什么,我不接受的道歉,是不是捅了别人一刀把别人捅死了也可以轻描淡写的一句道歉!”

温庭域刚刚说的那一番话,无疑就在她顾念念心口上狠狠捅了一刀,捅得她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了。

她知道自己不对,她知道自己和温庭域是协议夫妻,温庭域不想要自己去偷偷打工那也没什么不对的。